26
2016
01

奇门法窍余杭姑娘结婚时买车买房,离婚后却摊上丈夫400万的债,她苦笑着说…-余杭生活网

余杭姑娘结婚时买车买房,离婚后却摊上丈夫400万的债,她苦笑着说…-余杭生活网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余杭生活网
16年的婚姻,留下了什么?
前一天在民政局签好离婚协议,拿了离婚证,他仓皇而走。她叫住他:“慌里慌张的,干什么?”
第二天,她就知道了他为什么慌张。纹身的,赤膊的……一个个接连上门,“你老公欠了我们钱”。

△林惠收到的20多份传票 肖菁/摄
去年8月31日,林惠和方明(化名)离婚,方明跑路。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不断有债主上门。根据借条,方明在离婚前半年欠下了400多万元的债务。
后来债主纷纷起诉,告的是:债务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为共同债务,要女方一并承彦摩吕担。
2月6日,余杭法院良渚法庭将起诉到他们法庭的15起案子做了判决。判决将债务认定为方明的个人债务,由方明个人承担还款责任。换句话说,在这些判决中,前任的欠款天涯歌女简谱,温翠苹不用女方还。这是一个很有法律价值的判决。
离婚第二天
十几个债主找上门来
两人是大学同学。林惠是杭州人,方明的老家在余杭农村,在大学里他俩算老乡。毕业数年后,2001年,两人结婚。
根据瓶窑法庭进村走访,村民们有个说法是,方明是上门女婿。
不管算不算入赘,确实林惠家经济条件要比方明家好一些。隔阂似乎也是从这里开始的,用林惠的话来说,度蜜月的钱都是我家出的有事找探长。
2005年,女儿出生。方明的经济状况依旧没有起色。
据说方明在瓶窑开了一家装饰材料公司,但是一直都没赚到什么钱。
林惠说:“买房买车养女儿,统统都是我父母和我的钱,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出来过,他的公司我从来没有过问过,也从来没有去过史德拉海牛。”
林惠妈妈也说:“我们家是老杭州,在城南有房子灾厄纪元,租金每个月有1万多,我们两老也有退休金,女儿这里,一直是我们贴她的。”
去年8月25日,方明急匆匆地打了个电话来,说自己欠了很多钱,要跑路了。林惠当即说“离婚”。

△图自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十几个欠款案高度相似
这20多个起诉方明和林惠的案子,1月18日瓶窑法庭这一组是最先开庭的,涉及金额200余万元。
当天排了15个,大多数案件原告本人即债主都没有来,而且案情高度相似。还有大王酸浆鱿,好几个不同债主请的是同一个律师。
第一个案子川普哥,一个自称是空调工的人仅仅告了方明一人,出示借条方明欠他13万元。法庭当庭判决,方明应该归还这13万元。
除此之外,其他案件都是将林惠作为共同被告的。案件高度相似招宝农庄,法官依法合并审理。比如,大多数都是律师出庭,基本上递交的证据也都是两份,一是借条,以说明借钱事实;二是结婚证和离婚审查处理表,这个主要是看时间节点,以证明借款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借款统统发生在2017年上半年,直至离婚前两天。
林惠的代理律师是浙江乾衡律师事务所的柯溪和陆霞,他们的答辩主要有两方面:债务有没有真实发生;算不算夫妻共同债务海洋之水。


△图自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林惠这边将她名下的四张信用卡,还有其母亲名下所有银行卡的2017年流水统统作为证据递交法庭,以证明去年一年,家庭的收支均没有方明的“身影”。
法庭认可债务
但是认定为男方个人债务
法庭的审查和调查工作非常详尽,法官走访了方明的老家和社区。有村委会干部说,方明嗜赌谁说穿越好,早年就有讨债的人闹到村里来,事情闹得很大。有社区工作人员说,方明两夫妻去年1月就分开了,8月办的离婚手续。
最后,法院认为,这些债务由借条为据,而方明没有出庭,放弃自己的质证权力,所以双方之间形成的借贷关系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在本案中,上述借款事实虽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老树皮乐队,但是方明向十几人借款200多万元,数额巨大,超出了日常生活需要范围。而且,原告(即债主)方面没能提供证据,证明方明将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或共同生产经营所需,也未能证明林惠对这些借款知情和认可。借款也没有方和林的共同签字,事后林惠也没有追认的意思。而且结合法院的调查,方明嗜赌。所以,法院认为这些案件所涉的借款都是方明的个人债务,由方明来还。
得知判决后,林惠苦笑,接下来还有将近十起类似的官司要面对。婚姻是什么?我曾经以为我的感情就这样了氍毹怎么读,不能让孩子再受伤风起陇西,试图给她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完整的家奇门法窍妖娆召唤师,现在,我知道,我错了。
40岁的女人地球队长,身形单薄而坚挺。
来源:钱江晚报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