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14
10

女法医辣手摧夫作家,这个世界上最会Diss的一群人。-上海译文

作家,这个世界上最会Diss的一群人。-上海译文
常人对作家们总有误解,认为他们总是谦逊和善,彬彬有礼。正襟危坐地在书桌前写着自己的小说。
“身为一个作家,总归是个刚正不阿的人。”
呵呵...
作为真实世界里从来最古怪偏激同时又最富有同情心的一群人。大众对作家们在道德层面上抱有幻想多少显得天真。真实的文学历史上,那些响当当的名字,其实要么离经叛道,要么百无聊赖。但无论他们个性多么迥异,有一个特点几乎总是并行不悖:不管在哪个时代,作家都可能是当时最会吵架的那一群人,而且多数时候他们都在和同行吵,非但不懂得尊重程幼泽,相反,还轻视的可怕。
作家们的观察力和想象力,不止造就他们写作才干g7008,也给了他们不俗的”嘴炮“实力。我们总结了一些作家们的嘴炮语录。即使在嘴炮这件事上,作家们的表现也是各具特色的。
擅用修辞学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作家在Diss同行时的想象力

罗伯特袁维娅?路易斯杀人者唐斩?史蒂文森
史蒂文森 Diss 沃尔特?惠特曼
“惠特曼写诗像一只没带狗链的粗毛大狗,在世界的沙滩上嗅来嗅去,然后对着月亮吠个不贱人工具箱停杨柳松。”

尼 采
尼采 Diss 但丁
“但丁,一只在坟头上写诗的土狼。”

戴维?赫伯特?劳伦斯
劳伦斯 Diss 赫尔曼?梅尔维尔/乔伊斯
“再也没有比梅尔维尔更像小丑、更笨拙的和爱说教的坏品味的了,哪怕是在像《白鲸》这样的伟大作品中。”说詹姆斯?乔伊斯“是一锅多么粗制滥造的大杂烩啊!什么也没有,除了摘自《圣经》的残渣和菜根茬,其余都是用刻意的、新闻业淫秽念头的污汁炖出来的。”
直言不讳流
同行之间不讲情面,有话直说才是正义

康拉德
康拉德 Diss 劳伦斯:
“肮脏。除了下流什么也没有。”

爱默生
爱默生 Diss 简?奥斯丁
“奥斯丁小姐的小说……在我看来似乎音调粗俗,艺术创新贫瘠,禁锢在英国社会种种可悲的习俗里,没有天赋、机智或对世界的认识。未见过这么逼仄狭窄的生活。这位作家心中唯一的问题……是可嫁性。”

杜鲁门?卡波特
卡波特 Diss 杰克?凯鲁亚克
“那不是写作,那是打字。”
讽刺挖苦派
身为一个作家,必要的修行是讽刺与挖苦,你的同行

威廉?福克纳
福克纳 Diss 海明威
“人们不知道他使用过一个需要读者去查词典的字。”

海明威
海明威 Diss 福克纳
“可怜的福克纳。他真的以为巨大的感情需要巨大的字?”

王尔德
王尔德 Diss 蒲柏
“有两种不喜欢诗的途径:一种是不喜欢,另一种是读蒲柏。”
旁敲侧击流
有时很没有攻击性,有时攻击性过了头

伊丽莎白?毕肖普
毕肖普 Diss 塞林格:
“我讨厌《麦田里的守望者》。我花了好几天才读完,极为谨慎地,每次一页,我为他写每一个可笑句子的那种方式难堪得脸红。他们怎能让他这样做?”

奥登
奥登 Diss 勃朗宁
“我不觉得罗伯特·勃朗宁的床上功夫会很好。他的夫人可能很不在乎他。他打鼾,对二十岁的女孩们充满幻想。”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 Diss 简·奥斯丁
“每次读《傲慢与偏见》,我都想把她挖出来,用她的胫骨打她的头颅。”

弗吉尼亚?伍尔芙
伍尔芙 Diss 詹姆斯?乔伊斯:
“《尤利西斯》是一个有点紧张的,老在抓脸上的粉刺的大学毕业生的作品。”
但要说到嘴炮
上述所有人加起来可能都未必是下面这位先生的对手
文学界全能嘴炮王
我们既爱又恨的
纳博科夫
?

“你们几个加起来也不够我骂。”
坊间有个笑话
“如果哪位作家没有被纳博科夫骂过,那么这位作家可能会拿个诺贝尔奖。”
纳博科夫喜欢骂同行,甚至精于此道。
这不是一句感叹,也不是一句疑问,而是彻头彻尾的肯定句! 纳博科夫推崇的作家似乎都错过了诺贝尔文学奖。女法医辣手摧夫这是一句玩笑,但别因此以为纳博科夫会放过那些拿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们。
粗略统计被纳博科夫 Diss 过的作家名单:
陀思妥耶夫斯基
康拉德
海明威
艾略特
庞德
托马斯 · 曼
帕斯捷尔纳克
福克纳
萨特
加缪
D ·H ·劳伦斯
泰戈尔
罗曼罗兰
。鬼骨场。。
(排名不分先后,总之都挨过纳博科夫的白眼)
?
鉴于篇幅,我们姑且只能看看他的部分战绩
一 对 一
纳博科夫 Diss 陀思妥耶夫斯基
他是个先知,是个哗众取宠的记者,是个马虎的喜剧家。我承认他写的某些场面、某些幽默笔触特别有趣。不过,他写的敏感的谋杀者、富于灵魂的妓女真叫人忍受不了——不管怎么说,本读者忍受不了。
纳博科夫 Diss康拉德
我无法欣赏康拉德纪念品商店式的风格,尽是瓶子里的船,浪漫主义陈词滥调般的贝壳项链。这两位作家所写的东西,我都不屑去写,在精神和情感上,他们都不可救药的幼稚。
纳博科夫 Diss 乔伊斯
《芬尼根守灵夜》一文不值,后者不过是没有形式的呆滞的伪民俗歌谣的堆砌,像盘冷布丁,像隔壁屋里持久的鼾声,像我这样的失眠症患者是最害怕这种东西,我一向讨厌充满陈词滥调的地方文学和模仿之作。
纳博科夫 Diss 弗洛伊德
我为什么要在思想的卧榻之侧容陌生人酣睡?我讨厌的不是一个而是四个医生:弗洛伊德、日瓦格、施威泽和卡斯特罗。我认为弗的信仰导致了危险的伦理后果,比如一个满脑子只有寄生虫之类东西的令人恶心的谋杀犯受到轻判,因他母亲在他小时过于经常打他屁股或打的太少——怎么说都成。
纳博科夫 Diss 萨特
他什么也不是,我对他的任何看法都无动于衷。我不知道“反小说”是什么?任何一本有独创精神的小说都是“反”小说,因为它不照办前人的东西。“法国新小说”其实并不存在,他只是臭烘烘鸽子窝里的一堆垃圾。
。。。
一 对 多
纳博科夫群嘲 A
我碰巧发现一批吹起来的作家——如加缪、洛尔卡、卡桑扎基斯、劳伦斯、托马斯·曼、托马斯·伍尔夫都是二流作家,短命作家,跟其它数百位二流作家一样。为此我不被他们阵营里的追随者所喜欢。在某位咄咄逼人的文盲挑我翻译的错儿,透着对俄国语言文学无知时,我反驳起来是乐此不疲的。
纳博科夫群嘲 B
高尔斯华绥、德莱塞、那位叫泰戈尔的、另一位叫马克西姆·高尔基的,第三个叫罗曼·罗兰的都被人当天才接受,我真有些不解,想起那些所谓伟大的著作,我都觉得好笑。如曼的那本愚蠢著作《威尼斯之死》或帕斯捷尔纳克那满是脏话和笑料的《日瓦戈医生》或福克纳的玉米棒编年史都被认为杰作。
纳博科夫群嘲 C
塞林格和厄普代克是近年来最优秀的,呃,艺术家。那些性感的拿腔拿调的小说,那些充满暴力的丑陋的小说,那些用小说笔法写社会政治问题的书,那些由对话和社会评论构成的小说阿启算命,都绝对不许上我的床头。流行的黄色读物和理想色彩极浓的骗人读物让我恶心。
纳博科夫群嘲 D
许多被读者接受的作家在我眼里根本就不存在,他们的名字是刻在空墓上的,他们的书是木乃伊,就我的阅读品味而言,他们的作品不是东西。布莱希特、福克纳、加缪,还有其它一些作家帝豪ev8,对我来讲什么也不是,当我看见查太莱夫人的性交或庞德的做作的胡说八道被说成是伟大的文学时斧头帮舞蹈,我怀疑有阴谋。
光 Diss 作者??
第一眼见了就讨厌的现代书籍:少数族群的个案历史书籍、同性恋的悲伤书籍、反美的苏联宣传、充满青春色情的无病呻吟书籍。至于影响,我从未特别受什么人影响,无论是死了的还是活着的……我是大西洋上空的羽毛,我的天空湛蓝明亮,远离狭窄的鸽子洞和那些土鸽子。
。。。
大部分耳熟目详的西方作家在纳博科夫眼里都逃不过“愚蠢”二字,但纳博科夫也并非总是在“骂人” 。偶尔他也会投以赞许甚至尊敬的目光,譬如博尔赫斯。他曾形容自己是跻身贝克特和博尔赫斯这两个基督中间的快乐强盗,又将罗伯格里耶和博尔赫斯相提并论。罗伯格里耶则回敬般把纳博科夫和博尔赫斯奉为师长,认为在文学的敏感性他们保持一致潮州凤翔峡。
博尔赫斯是纳博科夫少有,但凡提起就在夸赞的作家,不容易。
?放上目前可以看到的最全的博尔赫斯简体中译版作品套装图,很美王亚樵简介,很好读,建议长假入手。
移居美国后,他几乎没有对哪位美国本土作家表示过正面的评价,不多的例外给了“塞林格” 和 “约翰·厄普代克”,但依然吝啬,谨慎,“他们是梦幻倚天,呃,优秀的艺术家” ,夸完就补刀 “不会让他们的书上自己的床头。”
那会他也不只是在大学教书,当一个整天吐槽的中年人。他还写了自己在异国他乡的第一本小说《庶出的标志》,面对美国,纳博科夫没有像约瑟夫·布罗茨基那般陷入某种“流亡式伤感”,仍旧带着知识分子的清高与纳博科夫独有的俏皮。也许我们会觉得纳博科夫对待同行太刻薄,但仔细看他的吐槽,也会发现一些天真与可爱,甚至更接近于一种 “童言无忌” 。
在《文学讲稿》里,他曾坦言:“风格和结构才是一本小说的精华,伟大的思想不过是些空洞的废话东台教育网。”以这个标准来看,他的毒舌就不仅仅是挖苦而已,他看重的是创新以及对文本本身无限的思索。他身上少有政治色彩,一直用最没有身份派系,仅代表纳博科夫个人的声音,制造自己的文学世界。而这一切早在这本他在异国写完的第一本作品《庶出的标志》便显露无疑。和其他“流亡作家” (事实上,评论界对于纳波科夫是否应归于流亡作家有争议)不太一样,这本某种意义上而言的“处女作”,纳博科夫几乎是以一种开心的心情完成的蒋多多。
“《庶出的标志》是我在美国写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那是在我和美国互相适应的六年之后。小说的大部分是在一九四五年冬至一九四六年春完成的,那是我生命中一段晴朗无云、神清气爽的时光。我的身体棒极了,每天香烟的消耗量达到四盒。我每晚至少睡四五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便拿着铅笔在我住的那间昏暗的小寓舍里踱步漫画奇侠。”
——摘自《庶出的标志》序言
相关图书推荐

《庶出的标志》
(纳博科夫作品系列)
[美]纳博科夫|著
金衡山|译
《庶出的标志》是纳博科夫移居美国后第一部长篇小说,将现实的见闻与经历编织进虚构的文字之中,集政治讽喻、人物肖像、文字游戏于一体,穿插对文学经典的颠覆解读。小说的背景置于一个荒诞不经的警察国家,人们信奉千金绑架案埃克利斯主义,追求整齐划一的埃特盟(普通人)式生活,浑噩无知又胡作非为是国民的通性。

上海译文
文学|社科|学术
名家|名作|名译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或搜索ID“stphbooks”添加关注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