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17
02

女童子军何新:中国古代思想史的重新鸟瞰(一)-何新文史

何新:中国古代思想史的重新鸟瞰(一)-何新文史

何新:中国古代思想史的重新鸟瞰(连载·一)
第一篇:略论孔子及古代儒学的演变
【按语】
本文最早是何新2005年的一次讲谈录(原题《简论古代儒学思潮的演变史》),曾经收入《何新论孔子》。
本博今次重发,作者有一系列补充及修改。反映了何新对中国古代思想史极为独特的一系列新看法,是何新近年一部重要著作。
本博得到何新授权,特予以连载。
孔子问礼图
【第一篇】
汉代前期的思想史,尊儒始于刘邦。刘邦当皇帝后路过曲阜,以太牢(大牛)祭祀孔子墓地。这是以帝王之礼尊孔。
但在刘邦死后李佳娜,吕后及汉文帝时代,受张良及陈平的影响,改为尊崇黄老之道(黄是黄帝,老是老子),政治上实施无为而治,纵容贵族势力及社会豪强的坐大。
直到汉武帝登基后,采纳董仲舒的主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提倡尊君、强国的大一统儒家思想。此后两千年间,儒学成为了中国古典时代的主流意识形态。
但是,在由汉代到清代的2000年中,儒学思想体系发生了多次脱胎换骨的重大演变。本文试图根据笔者的独立研究,予以一个粗线条但是比较系统的阐释。
1.历史中真实的孔子首先是政治家
许多人认为孔子仅仅是一个文人、学者、教师,这是莫大的谬误。
孔子实际首先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所以在当时才能影响巨大,名声赫赫。当然,孔子也是一位伟大博学的学者和教师,所以后来成为万世师表。
历史中的孔子的确具有以上双重性格,他的一生生涯,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疾驰残影。
第一阶段是早年以及中年,那时的孔子是一个政治家和革命家。此说非我之新创。康有为认为孔子是政治改革者、变法家,毛泽东曾经称孔子是革命家(1958年)。这都是鞭辟入里的卓见。
第二阶段是流亡归鲁后的晚年,孔子著书立说教学,房仕德发掘、整理和传承了一批古籍文献。孔子传授弟子的学术中有微言大义,秘传心学。孔子成为后世学者所尊奉为导师的一代醇儒。
关于孔子的政治活动,历史中多有记述。孔子早年在齐国曾参与田氏的改革活动,并因此得罪了齐国豪门贵族(如晏婴等),而后被驱逐出境。孔子在鲁国发动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改革(削三桓、墮三都)。但是孔子的政治改革事业并未成功。失败之后经历14年的流亡。孔子在鲁国变法失败后,不得已而出走流亡列国。
孔子在流亡时钟海源,与当时列国的庶族改革家如楚国的白公、晋国的赵简子都有交往。作为一个出身本末来历不明、所述谱系有攀附贵裔之嫌的“庶子”(即竖子,是先秦、秦汉的骂人话,相当于今语之“野种”),孔子对周代世卿世禄的宗法制度是不满意的,是希望改革的。孔子青年时代绝不是一个守旧的保守主义者,而是一个勇锐的政治改革者。
孔子政治思想的来源,于上古为伊尹、仲虺(古老子)、周公,于当世(春秋)则为管仲与子产。孔子礼学思想之源也在子产(见《左传》子产论礼,子产曾为孔子师)。而法治思想则承自管仲。
孔子的学团实际是一个政党组织——“儒党”(古代即有这样的叫法。结党这个词来自儒家),具有很强的政治性和组织性。一些国家欢迎他,引他为奥援,另一些国家畏惧他,视之为威胁。前半生的孔子,主要是一个从事政治活动的孔子,是作为政治改革家的孔子。
晚年控制鲁国的季氏家族之所以邀请孔子归鲁,也是因为鲁国屡遭强邻齐国的入侵,面临分裂和亡国的危机,不得不借助孔子及其团队的力量以御敌保鲁。而这也正是孔子携众弟子归鲁的原因。
许多人以为孔子是个四体不勤的纯文人,殊不知孔子尚武。孔子精于射道和驾车,据说膂力和足力过于常人,而且精于技击,经常长剑在身。
孔门弟子中包含三教九流,不仅有武士(如子路),有侠盗(如颜涿聚),也有辩士(子羽)和商人(子贡),还有善战的战将(如冉子)。
孔子本身知兵。他不仅亲临战场实际指挥过作战(曲阜武子台平叛之战),能够克敌制胜。其身后的弟子中还出了吴起这样的千古名将(子夏的弟子)。
孔子流亡卫国时,卫君(灵公)及执政的孔文子曾屡次向孔子问阵、问兵,但孔子均拒绝而不言。如果孔子不知兵,那么人们怎么会去问他?但是,孔子之所以拒绝回答,原因是卫国内政乱得一塌糊涂,孔子无意去蹚浑水。
其实,得孔子之传的《左传》一书(作者左氏或曰为孔门弟子左丘明,或曰为子夏或吴起),此书多论及政术和兵道,是一部历史和政治之书,也是一部颇有价值的兵书。
有一种说法认为兵家的孙子也出自孔门——而《孙子兵法》中也确有明显的儒家思想影响。
晚年归鲁后,孔子吸取了当年因触怒鲁国贵族而遭放逐的教训。晚年的孔子很少再干预和过问政治,而潜心于学术,研究礼学和古今制度之沿革,整理和传述古代经典。晚年孔子才成为一个退隐书斋作为纯儒者的孔子。
总而言之:早年、中年的孔子,主张尚贤、选举、“革命”(这个词的发明者正是儒家),是作为改革家的孔子。而晚年的孔子,是体行“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的醇儒孔子。
必须了解历史上真正的孔子是具有以上双重人格的孔子,才可以理解后来发生的儒学今古两大派别的复杂纠葛和激烈斗争。
2.儒分为八,大流归三
孔子死后,据战国的《韩非子》所云,经历二、三百年后,“儒分为八”——“有子张之儒撒拉嘿呦,有子思之儒,有颜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孙氏之儒,有乐正氏之儒人造人19号。”
以上儒门八派中,后来多数学说皆已湮灭不传,唯有三派对后世影响较为深远。
一派是子思及孟氏(孟子)之学,此二人实际同出于孔门的曾叄门下,故后人称之为“曾、思、孟”学派。
此派主要继承的是孔子晚期的礼学、古典学、辞章学以及修身齐家之学,属于儒门的人格主义一派。此派与汉代的古文学派有较多较深关系。但其被尊为儒学的主流,则是由于晚唐韩愈的提倡,以及南宋列《四书》为官学。明、清时代之礼教,以及今人所知的“四书”一系的儒学,主要就是孔门此派所主要传述的。
儒门八派中的颜氏之儒,即颜渊一派砸钱宝马女,此派亦失传。但有人认为战国时楚国兴起的庄子(即严子)之学与颜渊之学貌似有关。颜(严)、庄两姓古文字可通,而且颜渊的避世、苦行、犬儒主义,与庄子思想也多所相通。故有人认为《庄子》一书,实即为颜学后人吸纳老子思想,汇合儒、道两家学说而成。
但是,儒门八派中对战国以至秦汉时期影响至大的,实际则是“孙氏”之学。所谓孙氏者,据清人考证即孙卿——亦即荀卿、荀子也。
荀子,战国末期(约公元前313-前238)时人,名况,字卿。避西汉宣帝刘询音讳,汉代博士改“荀”为“孙”,二字古音相通,故荀卿又称孙卿。荀子曾经主持过齐国的“稷下之学”,担任“祭酒”(司祭、祭司,即主席)。后来汉代的齐派儒学,即出于此。
但是荀子乃赵人暧昧透视眼,其学术之来源,据西汉人所传述的谱系,则是源出自三晋地区的子夏一门。
子夏(前507-手递手报纸?)是晋国温邑人(河南温县)。子夏姓卜,名商,字子夏,其先世当为卜人。子夏出身微贱,家业贫寒,他是晚年孔子在卫国流亡间所收的弟子。
汉代一直有“子夏传经”的说法。实际汉代所传的多部儒学经典如《易经》、《诗经》、《春秋经》及《尚书》学,多是传承来自子夏的。
孔子学术中本来就兼含儒家之礼学与早期法家之政治学待到重逢时李恩琪。孔子治鲁,其任中都宰时,立制度用古代的礼学。而任大司寇时斩少正卯qqmac,代理国相时削三桓、堕三都,则都是用法术治国。
孔子政治思想的传述主要多在《尚书》诸篇中。《尚书》学是战国及秦汉法家思想之源。例如西汉文景时代著名的两大政治家贾谊及晁错,他们的政治思想,都是学自于济南人伏胜的“尚书之学”。而伏胜之学,也是源自于子夏。
子夏之学援儒入法。其著名弟子,包括战国时最早变法改革的魏文侯魏斯、以及李悝、商鞅、吴起、以及隔代的荀子、韩非、李斯。这几位都是战国时期最著名的法家政治家或者思想家,而他们都是出自子夏或子夏弟子的门下。援儒入法、“外儒内法”之学,是“治国平天下”的大学术,也是战国时代直接与政治接轨的一脈显学。
然而文革时代,江青一派批儒扬法。在当时的历史学家中,竟无一人指出战国法家源流实际皆出自孔子。以至包括冯友兰这样自称“新儒”的名家,也跟着瞎批一气,实在是滑稽荒唐!
台湾学人钱穆的《先秦诸子年表》中,对儒法相交的这一谱系已有所注意,但可惜其考索未能深入。
3.子夏学术在西汉发展为今文儒学
在秦汉之际,子夏、荀学一脉的传人为公羊氏父子,故称“公羊学”。而公羊父子则是后来汉初影响巨大的伏胜、鲁申公的师祖。汉初一批著名的政治家如晁错、王臧、赵琯、田蚡、董仲舒、公孙弘皆出其门下。
汉武帝元光元年(前134年),刘彻接受董仲舒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是,汉武帝所尊崇的儒学,并不是曾子、子思、孟子一派的礼学和礼教龙昱,不是注重修身及德教的人格主义儒家学说,而是鲁申公、晁错、王臧、赵琯、田蚡、董仲舒、公孙弘一派的法家儒学,所谓“王霸派”的儒学。
《汉书·元帝纪》记:宣帝的太子刘奭(后来的汉元帝)“柔仁好儒”。“见(父亲)宣帝所用多文法吏连恩青,以刑名绳下,大臣杨恽、盖宽饶等坐刺讥辞语为罪而诛,尝侍燕从容言:‘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术)’。宣帝作色曰:‘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公)政乎再见中国海?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叹曰:‘乱我家者,太子也!’”。《汉书》这段记载,为我们了解汉代治国方针的演变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所谓霸王道杂之之术,就是汉武帝治国的今文派学术。今文派的特点是讲究古为今用,为政治服务扫雪煮酒,外儒内法瞧瞧返利网。此派学术,来自子夏、荀子、公羊高一派的齐、魏、赵儒学。子夏晚年曾讲学于卫之西河,创立西河学派。在汉初,则发展为伏胜、申公、贾谊、晁错、董仲舒一派的“今文学派”的儒学。
齐学来自子夏、荀子门下。由于秦始皇焚书坑儒后,古代经典不能公开传述,民间学者伏胜、申公所传的儒学著作,都只能是根据记忆和口述,而由后来人用当时通行的隶书、章草文字所记录书写,因此称为“今文儒学”,即儒学中当时的现代派。
但也是在汉武帝时期sotong,儒学中兴起了一个反对今文派的古文学派,即儒学的复古派。
汉代学术中极其重要的一大问题拐弯枪,就是这个所谓“今文”及“古文”两大流派经学的分歧和斗争问题。这个问题,历来聚讼纷纭。近人钱穆、周予同、金德建、范文澜都曾经研究过,但均未能讲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以致后人多以为今文、古文两派之争,只是由于抄录经书的文字字体不同,导致记录经典的文本发生解释的歧义,因而发生孰真孰伪的分歧,从而发生今古学派的门户之争。
殊不知,这场纷扰两汉数百年蔓延直到隋唐近1000年的学术及思想斗争,其背后之实质,绝对不是简单的文字学分歧,而是巨大的利益集团之间的政治和经济斗争,也乃是对中国后来历史影响殊为深远的重大政治和意识形态斗争。
今文、古文两大派,表面上都尊孔子,但实际上两派所尊的乃是两个不同的孔子。
今文家所尊的孔子是一个改革、变法、变古的孔子,即康有为描述的那个孔子女童子军。
而古文家所尊的孔子,乃是一个尊古、述古、守周公之法的保守的孔子,也就是70年代儒法斗争论中,杨荣国、江青描述的那个孔子。但是,这其实只是一个被误解的孔子。
(2016-10-18)
谢谢阅读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