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014
10

姚元浩隋棠作者: 李延福 【“故土情怀”主题诗会入围作品】家在萝卜屲(散文)---桃源诗社文学微刊

作者: 李延福 【“故土情怀”主题诗会入围作品】家在萝卜屲(散文)||-桃源诗社文学微刊



桃源诗社“故土情怀”有奖主题诗会开始启动为了弘扬传统文化,推动大家的学习和交流亲亲我的妈妈,应广大文学爱好者的要求,桃源诗社继续举办有奖“同题诗会”,由浪漫主义诗人桃源居士江奕波及邀请的著名诗人作家组成评委会,为确保公平公正,组委会对每一个作者的作品先进行初评,入围作品进行编辑制作,然后由作者自行推广至网络进行评选,诗社不做安排,最后组委会结合读者评选公布结果,打破了由特定机构指定评选的体制,把绝对的选举权交给了读者。凡入围作品均由机会入编今年出版的桃源诗社诗歌汇集,诗社保留最终解释权,不同意汇编作品请注明。姚元浩隋棠具体如下:一:本期主题以“故土情怀”为主题(下期主题将提前公布),故乡是生我养我们的土地,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了我们曾经的记忆,大家可以自由发挥,所有参赛作品必须紧扣主题,现代诗、古诗词、散文均可,小题目可以自拟,作品必须保证原创,不能在任何平台已经发布过,违者取消参赛资格。投稿日期:2017年9月5日至2017年9月20日(注明“故土情怀”)。二:现代诗1~3首(15行以上),古诗词3~5首,散文1000字以内。三:所有作品由组委会进行初评确定是否入围,入围作品开通留言及赞赏功能肺穿孔,凡关注公众号者才能留言,留言及赞赏均能算选票,由后台统计,作品不推广者不予参加最终评选,连续两次不推广自己作品者取消参赛资格。四:每期投票为作品发表以后10天之内,每个人只能留言和赞赏各一次,不能反复留言,违者按作弊处理。五:每期题目将由诗社提前公布,作品评选结果将在同题结束后的第七天公布并颁发奖金,累计三次获奖者将由诗社颁发“桃源诗社优秀诗人”证书。六:同题诗会设立一等奖1名,二等奖2名,三等奖3名,尧建云优秀奖若干(根据参赛人数增减获奖名额)。一等奖奖金为88元,二等奖奖金58元,三等奖38元,优秀奖10元(参赛期间不另设稿费)。七:所有奖金以红包形式发放,入围作者请先加总编微信号lh888006(注明入围),同时需关注桃源诗社公众号,所有评选结果将在诗社公众平台公布。八:投稿地址:邮箱1375233964@qq.com,2540636933@qq.com。投稿时请写好简历及联系方式,不接受微信和文档。同一主题诗会每个人只能投稿一次,严禁反复投稿,否则取消参赛资格。桃源诗社同题诗会负责人:江奕波(桃源居士),无为公子桃源诗社编辑部

家在萝卜屲(散文)
李延福
萝卜屲地处半湿润半干旱地区,属暖温带气候,夏无酷暑,冬无严寒,适合五谷杂粮生长,当下城里人追求的时尚保健食品其原料粮食大多数可以种植。扁豆豌豆箭舌豆,蚕豆黄豆回回豆;小麦大麦加洋麦,莜麦燕麦和荞麦;黄谷黑谷又苞谷,糜子胡麻马铃薯。夏田秋田样样有,老乡年终乐开怀。
一年之计在于春。农历二月二“灌耧筒子”,大块的粉红色腊肉和着金黄的鸡蛋,满满的几大碗摆在炕桌 上,粉白的格子 锅盔切的整整齐齐放在碟子里,大人小孩吃的嘴角流油。二月二一过,过了一个月大年的农人们开始收拾籽种农具准备春耕了黄家驹死因。“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惊蛰遍地牛。”刚开犁,猫了一冬的人们乏得走不动路杨佩婷,而闲站了几个月吃饱了草料,膘肥体壮,沟蛋子油光发亮的犍牛则劲头十足,一出圈门就开始扬屁头,任凭你叫喊它都不理,很任性,在夹巷里,甚至刚播完的农田里,蹦着蹄子撒欢儿,如果你在对面拦住,它稍作停顿,两目圆睁,鼻孔喘着粗气,紧盯着你,瞬间扭过头,翘起尾巴,“哞-——”一声,扬起的后蹄溅你一身土,拐着弯儿朝远方跑去。主人气不打一处来,想方设法驾到地里,原想美美的打一顿,但扬起的皮鞭又轻轻放下,因为牛是农本啊,农人像疼爱孩子一样疼爱它。
中午了,一驾田种上了,太阳热辣辣的照着,犍牛腿板里流着汗,它急需喝水,沟湾里的泉水甘甜清亮,一股细流溢出泉边淙淙流向远处,牛便不顾一切半跪在泉中,整个下巴淹没在水里,鼻子上满是水珠,水面上吹起涟漪,“吱,吱——”好像要把一泉水喝干 ,连嬉戏的青蛙都看呆了,直喝到水面徐徐下降,它才慢慢直起身子,舌头哧啦哧啦舔着鼻孔,这时肚子凸起,脊梁凹下,随后又急急往家赶,因为主人已经用油渣和麦衣拌好香喷喷的草料准备款待它呢。
夜晚,星星满天,一个比一个精敏,好像这夜只属于它们,月亮把脸贴在山畔上,好像偷看着什么,青蛙们吵翻了天,豆苗麦苗比赛着长身子,农人们熟睡了,老牛卧在槽头慢腾腾咀嚼着岁月。
立夏一过,降雨急聚减少,一天日头晒百天雨,几天的毒日头已经把田苗晒得焉头焉脑稻香吉他谱。特别是麦子抽穗,豌豆开花的时候,庄稼急需要雨,就像十五六岁的孩子长身体需要营养一样。父亲吸着汉烟盯着天空不住的看。有时后天里乌云密布,电一个接一个的闪,不一会乌云罩住了天空,雷一声比一声响,嘎啦啦地动山摇,从西的天边响到东的天底。你缩着头不敢出门,可是只下了三几点,院还没有湿,一阵强风过后亚当舒尔曼,老天爷便鸣锣收兵。人们从渴望到失望。
到了六月,麦子成熟,豆子上场,一声闷雷惊醒了正在午睡的父亲,我们敢紧来到场院,急忙收拾晒在场上的豆子,乌云已经翻过山梁鲁克润滑油,打前站的云彩娃儿翻着筋斗,吹胡子瞪眼睛,活蹦乱跳,雷公公躲在很深的地方,过一阵才轰隆隆响一声,好像从地底里发出。风婆婆则扫着地上的尘土,慢不经心,一头东一头西乱撞。又是一声炸雷,闪电把黑云撕开一条血红的口子,白亮的雨线密密麻麻从口子里往下扯,地上无数的麻钱趴趴落,打在人背上不由的打哆嗦。还没等人回过神,水已经顶着一堆堆豆秸往水眼处冲。父亲则喊叫着我们往草垛下躲,而人早已成了落汤鸡。“白雨忙,跑不过一面场啊。”
到了冬季先碾场后磨面。碾场要一月有余,颗粒归仓北宋枭雄。农业社碾场的场面很壮观:一面官场能摊七八百捆子粮食,然后驾五六对牲口,最后的一对拉着一盘耱,再有十几个人面对面用梿枷打,打梿枷要一样的节拍,一排的打下去,对面的一排扬起来,"一,二,一,二"。"啪嗒,啪嗒"。一般男人们吆牲口,女人们打梿枷。粮食要用杈翻抖三四次,才碾净起场,然后扬场,整个过程冬日里要一天。虽然辛苦,但大家不觉得累,因为人们满怀着希望,看着就到嘴边的粮食,人们乐啊!农业社干活几十个男女在一起,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加之又有好多的青年男女。打情骂俏的情形也常有,短暂的休息时间,常常听到银铃般的笑声和着壮汉的的吼叫。然后“卧碌碡”,又要大吃大喝一次,粮食丰收,庄稼人心里比蜜甜。
至于磨面点播钻,是小时候的我最头疼的事。一到三九,人们开始推年磨东湖棋院,就是用石磨子磨来年吃的面粉,尽管各家只有三几斗粮,却是一件极苦的差事。毛驴推磨好,但苦于我们村子牲口少,所以,推磨的活就落在主妇和孩子身上了。我们四家子共用一盘石磨,由奶奶统一安排,由于叫不起石匠,磨子老掉了牙,磨齿几乎全平了。磨扇上有大眼和小眼,粮食从眼睛里流进,面粉从嘴巴里淌出梅九哥,大眼速度快,小眼速度慢,如果插上祘子(木棍)就更慢,而我们为了多出面则经常用小眼并插祘子,头遍面磨下来后,用筛子筛一遍,粗的又要磨二遍,直磨到不能再细为止。
我一闻到磨房里特有的驴屎和着尘土的味道,就像晕车的人闻到汽油,不晕也得晕。尤其是夜间推磨,昏暗的磨房里,墙壁上挖了一个小洞,煤油灯放在里边,我和四姐五姐抱着磨棍转了一圈又一圈,第一圈十步,第二圈还是十步。。。。。。煤油灯照在对面墙上的人影大了又小了,大了又小了,几个小时过去,好像几个世纪,我迷迷糊糊不知道是推磨还是做梦。如果姐姐惹我生气,则瞅准机会沿切线方向冲出磨房,拼命朝巷口跑去风间准,后面只听到姐姐追赶的脚步声。
一年最快活并充满希望的事是杀年猪。父亲说,再穷哄娃娃的年猪不能没。所以,即使最困难的时期,我家的年猪没缺过,虽然只有百十斤,放在菜缸里就能汤。
杀年猪,就像过喜事,请屠家,叫帮手永夜魔女,买烟买酒,猪一上架,白森森,先割下脖子等好肉提前煮,待到整个猪收拾完,香喷喷的猪骨头已经摆在炕桌上。而我及早在锅里捞着吃饱了,嘴巴上贴着一张油圈圈。孩子们最想要的是猪尿泡,用手揉大,吹满气当篮球打。就连猫啊狗啊也要分一杯羹,舔舔油渣子血水子。
傍晚,还少不了端给亲房邻居一碗肉菜尝尝鲜。
腊月八一过,开始收拾过年了,人们总结过去,又为来年做打算。

作者简介:李延福 甘肃会宁人,中学高级教师,爱好读书写作摄影,有许多作品散见于地方刊物和网络媒体,几次入围本平台有奖征文活动。

投稿地址:邮箱1375233964@qq.com,2540636933@qq.com。投稿时请写好简历及联系方式,不接受微信和文档。同一主题诗会每个人只能投稿一次,严禁反复投稿,否则取消参赛资格。


« 上一篇 下一篇 »